当前位置:中国法学创新网 >> 大家风云 >> 浏览文章
师恩难忘,此情可待成追忆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官网 作者:韦贵红 日期:2015年12月01日 浏览:

师恩难忘,此情可待成追忆

谨以此文献给敬爱的导师郭寿康教授 


    今天清晨四点多就起床了,要为老人家送行,想到生离死别,夜不能寐。2015年3月23日中午12点多突然接到师妹玲玲的电话,惊闻老师走了,如雷轰顶,难以接受。下午6点赶到母校人大,这次与往日返校不同,到了校门口就已泪流满面,无比的失落与感伤。到了楼下,看到灯亮着,还天真地想着老师还在家里等我呢,跑步上楼,敲门进入,冲到老师的卧室、书房,已是人去楼空。就问郝姐:“我前些天才和师弟云轩来看过老师,他还和我们聊了一个半小时,老人家精神很好,老师怎么会走呢?”郝姐充满了委屈与内疚,泣不成声。前一天中午,老师还吃了一碗面,晚上吃了一碗鸡蛋羹,如同往常,没有任何迹象。郝姐往日半夜会去看看郭老师,可偏偏3月22日晚上一夜未醒,早上六点多起来看到老师躺在地上,120救护车把老师抬走了,到了医院老师醒了,他还告诉赶来的学生,谢谢大家,让大家赶快上班。可是学生一走,老师也走了。这些天来,我们都难以接受这是现实。

    和老师见的最后一面是2015年2月21日下午四点到五点半,与往常一样,老师坐在书桌旁边的椅子上,云轩和我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相隔不足两米。每次去看他,他都特别高兴。他拿出了一张1948年的毕业照,讲起老照片的故事。那时的老师高大帅气,站在胡适先生的后面,意气风发。老师生于民国,毕业于燕京大学,是胡适先生的学生,他引以为自豪。老师的一生经历了很多磨难与运动,担心出现任何意外,把珍贵的毕业照烧了。近年,台湾研究胡适的学者找到了老师,请他讲出照片的人物是何许人,老师的记忆力是超好的,告诉来访者照片中的人与事。这张照片是失而复得,老师拿在手里,如获至宝。
老师是一位智者,最近去看他,都不舍得我们走,他清楚地知道时日不多,自己将要离开这个世界,于是将他视若珍宝的图书资料送给我们。他知道我在北京林业大学教知识产权法的同时,还研究环境法,送我的最后一本书是《应对气候变化的环境法思考》,他送给云轩的一份英文资料,也是早有准备。马普研究所出的期刊IIC,也整齐地放在那里,告诉我他要捐给人大法学院图书馆。每次送书,都会签名留念,现在想想,老人家是以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向我们依依不舍地道别。

    老师是一位外交家,性格开朗、语气平和、风趣幽默,拥有许多国外友人。在我读博士期间,每年圣诞节前夕,老师会列出长长的单子,让我以他的名义给海外朋友发邮件问候,祝他们节日快乐。正是老师与国外友人保持长期交往,才使得弟子们有机会去国外留学深造。我在读博士的时候,他就找机会让我出去收集资料,根据我的理科背景,建议我写药品专利与公共健康的博士论文,并找到他的朋友为我指导。毕业后,他还鼓励我出去读书,我又读了美国天普大学的硕士,到乔治城大学做了一年访问学者。2012年5月,老师又亲笔写推荐信给德国马普知识产权研究所所长,让我去马普所做研究。到了慕尼黑,马普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因为我是郭老师的学生,他们早早给我预定了非常漂亮、舒适的公寓,安排了图书馆比较好的位置。马普所好多老教授和图书管理员都认识郭老师,我在那里感觉宾至如归。我给老师打电话,谈到遇到了他的老朋友和我的感受,他非常开心!

    老师是一位教育家,他因材施教,结合学生的学习背景、学术兴趣、工作内容,为学生选定研究的方向。他爱学生如同自己的孩子,总是想尽一切办法,为学生提供条件和方便,让我们出去见世面。退休后,他从未离开过学校,仍住在校园几十平米的小房子,为的是学生方便求教,他为学生上课也方便。记得2013年秋天,人大法学院为老师举办执教60周年和论文集发布仪式,他早早地穿好西装、打好领带,站在楼下等我接他。那天来了好多朋友和学生,老师好高兴啊!当时老师已是87岁高龄,师母怕他累了,中午的时候,家人要我送他回家吃饭午休,他坚持要我送他到饭店和学生们在一起,这是我一生第一次违背他的意思,把他送回了家,现在想想好后悔啊!据家人告诉我,平时老师在家说话并不多,但是只要聊起他的学术和学生,他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为拥有这么多可爱的学生感到骄傲。

    老师是一位慈祥的父亲,对我关爱备至。他知道我要照顾老人和孩子,还要忙于工作,常常告诉我,要悠着点,别太累了,人生是一场马拉松长跑,健健康康跑到终点才算赢。有时候,我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就找老师诉说,他总是耐心地听我讲完,告诉我别人做一些事情,无意间伤害到我们,或许别人也有难处,不得不那样做,我们要宽厚待人,要学会原谅与宽恕。认识老师十三年,从未听他抱怨过任何人和任何事,老师为人宽厚仁慈,使我终生难忘。能够成为郭老师的学生,是我一生的荣幸。

    老师走完了人生的旅程,永远离开了我们。我特想对老师说,您在天堂还好吗?您见到了师母了吧?那里是否也是春暖花开,您在那里等我们吗?有朝一日,我也会去那里,到时候啊,我仍然做您的学生,聆听您的教诲。

韦贵红

2015年3月29日清晨于碧水云天 

weixin

上一篇:师恩难忘——缅怀恩师郭寿康教授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意见箱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8-2009 Powered by Lawinnovation.com,中国法学会法律信息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10-66122221 传真:010-66122221 E-Mail:zgfxcxw@126.com
建议采用IE 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页面
京ICP备09038275号 京公安网备110102004907-3号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
09038275号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