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界要闻 >

公丕国:从“先刑后民”到“民刑并行” 裁判规则在变化

来源:未知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8-19 浏览:58

公司诉讼中,比较复杂难办的一类案件就是民刑交叉案件。此类案件之所以难办,原因大概有三:一是案件本身复杂,参与主体太多,法律关系多,法律适用争议大;二是“重刑事轻民事”的传统思维和实践规则导致刑民冲突先刑后民,公安机关的强势客观存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这种现状;三是立法缺失导致实践操作缺少规范,唯一的法条是民事诉讼法的“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规定。

京都民商诉讼负责人、高级合伙人公丕国律师

这一类的案件,既牵扯到当事人的人身自由权利,也牵扯到财产权益的有和无的问题,而且律师办理起来,需要既懂得商法,又要懂得刑法,还要面对着社会实践中的公检法之间的各种利益斗争等,所以确实比较难。怎么办呢?我还是说要研究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判规则,把这个规则研究明白,设立合理的方案,才能行之有效地解决问题。此话题内容很多,今天我选择法院对此类案件的“裁判规则”这一角度谈点个人意见,因为只有熟练地掌握和深入地了解法院的裁判规则,才能对这类案件作出正确的分析,设计恰当的诉讼方案,争取当事人的权益最大化。

国内所谓先刑后民的前提是民事和刑事案件是因同一事件所引起,而同一事件既有刑事又有民事,就必须先对其进行刑事处理后再处理民事。故意伤害罪(轻伤)属于刑事诉讼中案发频率较高的犯罪,这类犯罪由于多由民间纠纷引起,被告人与被害人在犯罪发生前相互认识,因而被害人多选择直接提起刑事自诉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人民法院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该院公诉部门在审查中发现,两嫌犯不仅构成了犯罪,还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除以涉嫌污染环境罪提起刑事公诉外,还应该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对造成的国家损失予以追偿。

在这一类案件中,怎么研究裁判规则?刚才我讲了立法缺失,那我们只能研究司法解释和最高法院的案例。纵观我国司法机关对民刑交叉案件的处理规则和实务案例的变化,我把民刑交叉案件的裁判规则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即“先刑后民绝对化”“重刑轻民有进步”“刑民分离趋公正”。

1月和6月先刑后民的最新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公布《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积极推进环境诉讼,统一司法适用。其实,这种民事(诉讼)不行走行政(诉讼)、行政(诉讼)不行走刑事(案件)的套路,是许多涉产权冤错案件形成的基本路数。他处理的案件,从民间借贷纠纷到经济合同纠纷,从医疗纠纷到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从民事到刑事,涵盖各个领域。

在这种司法规则或者司法解释的面前,出现的就是当事人滥用刑事控告权解决经济纠纷、地方政府利用公权力介入经济纠纷、法院重刑轻民错判案件等司法乱象。在实践中为了财产权益,为了股权争议,夫妻反目,兄弟成仇,股东之间打得头破血流,今天我告你、明天我告你的现象是层出不穷。年龄大一点的律师都能想起很多案子,本来是一个经济纠纷,公安介入,检察介入,人先弄进去,民事纠纷不了了之,这类的案子太多了。我以前住在通州京贸国际公寓,有一个与这公寓开发商有关的典型案件,媒体称作“美女操盘手”案件——李爽职务侵占罪案。李爽很漂亮,歌舞演员出身,是京贸公寓老板孙旭娶的第几任妻子。后来俩人协议离婚,孙旭给李爽多少钱加车子什么的。后来老板不想给钱了,控告李爽职务侵占公司广告费,给弄到监狱里去了,田文昌老师带队辩护也没有办出来,最后是判了五年,具体的案情当然比较复杂。像这一类的夫妻反目,兄弟成仇,股东之间你进监狱、我进监狱的这一类的太多了,多数都是民事纠纷,但用刑事手段解决,相当多的都是错案。这是一个阶段先刑后民的最新规定,叫做先刑后民绝对化。

民事审判庭又分为民事审判第一庭、民事审判第二庭以及民事审判第三庭三个庭,民二庭主要处理的是医疗事故方面的案件,民三庭主要处理人身损害赔偿和交通肇事的案件,而我实习的民一庭主要处理的是离婚纠纷、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遗嘱继承纠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以及劳动争议纠纷的案件,从上述民一庭的主要受案范围可以看出民一庭处理的是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纠纷,十分的琐碎,民一庭在东阳市人民法院创下了几个最:民事审判庭里案件最多的,是用调解方式结案最多的,同样也是上访最多的,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些案件因为与当事人密切相关,法官在审理时都很认真,但是正因为太紧密了,一旦稍有不称心意当事人便会上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凯湘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规定,在民事案件审理中发现涉嫌犯罪,且该刑事犯罪嫌疑案件确认的事实将直接影响民事案件纠纷案件的性质、效力、责任承担的,法院应裁定中止审理,等待刑事程序终结后再恢复审理。最高人民法院下发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贯彻“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工作原则的若干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加强民事审判切实保障民生若干问题的通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过程中,对现金交付的借贷,可根据交付凭证、支付能力、交易习惯、借贷金额的大小、当事人间关系以及当事人陈述的交易细节经过等因素综合判断。

但是我为什么说它只是有进步?是因为在实践中执行困难。实践中,前面说的那些问题,公安老大哥的强权地位,地方政府利用公权力干预经济纠纷这一类的思维都还没有改,所以在实践中这个解释是存在的,但是实践中执行的情况类似于前面那个阶段,基本上是很难的,或者是没有。

第三个阶段是2014年之后,刑民分离趋向公正,也就是说刑民分离、刑民并行这样的审判思维不仅是有了,而且是逐渐落地,趋于公平。2014年,最高法院出台了《关于审理涉及民刑交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前面我们所讲的同一事实怎么认定、同一事实的情况下如何去实际操作案件,非常详细,非常周正。第一条就规定:发生民刑交叉时,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符合以下情形之一的,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应当分开办理、审理:(一)同一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因不同的法律事实,分别涉及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的;(二)主债务人涉嫌犯罪,债权人起诉要求连带保证责任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三)主债务人涉嫌犯罪,债权人起诉要求就主债务人以外的第三人提供的担保物优先受偿的;(四)行为人涉嫌犯罪,合同相对人主张构成表见代理、表见代表或者行为人对合同相对人的损失负有过错,要求行为人所在单位承担民事责任的;(五)追究有关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并不影响对民事案件审理的其他情形。 前款规定的情形,民事案件必须以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或者存在法律规定的需要中止诉讼的其他事由的,应当在刑事案件终结后再进行审理民事案件的审理。

但是该意见至今没有通过。为什么?估计是公安、检察院不同意或者领导不同意。不过最高人民法院不乏高手,司法解释没有通过,就出内部意见,所以,2015年12月份,最高人民法院的民事审判二庭出了一个《关于审理商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到刑事问题》的内部意见,再一次明确地把这个刑民分离和先刑后民等问题具体化、实务化和规范化。而且除了民二庭的意见之外,最高院用大量的公报案例和指导案例的形式来践行刑民并行的裁判规则。现在最新的司法裁判意见,是2015年—2016年关于民刑交叉案件16条意见。研究和关注民刑案件都应该好好去研究16条意见,是16个案子,从几个角度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刑交叉案件的实际应用,做了一些实证指导。而且不仅是判决的结果问题,是对民刑交叉案件中如何适用同一事实这样的细节问题做详细的分析。我相信,2014年审理民刑交叉案件的司法解释虽然没有通过或者将来通过,现在不能公开使用,但是肯定会成为法官办案时的一些参考标准。

16条意见就是对这个2014年民刑交叉意见的体现,比如说先刑后民、民刑并行的这个程序问题,这16个案子中有五个这一方面的裁判。举几个常见问题和对应案例:

大家最常见的银行借贷合同纠纷,银行起诉,往往担保人或者是债务人去立刑事案件,不让民事审理进行下去。最高法院(2015)民申字第2929号判决明确意见,“立了刑事案,如果没有审理的判决结果,或者说关联的事实不是太密切的话,民事案件照常进行”。

公司法人犯罪案涉案的民事审理是否终止?法人犯罪了,那么公司的民事诉讼怎么办?最高法院(2015)民二终字第335号裁判要旨就是:虽然法人构成犯罪,但是民事诉讼有关事实在本案能够查清,无需以刑事案件是否为依据时,民事诉讼不中止。

(二)中级以上法院依法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当事人提出的申诉、申请再审和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刑事、民事、行政案件,依法审理减刑、假释案件。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对刑事、民事案件互涉问题作了原则性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合同案件法律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企业借贷合同借款方逾期不归还借款的应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达成的还款协议是否应当受法律保护问题的批复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如何认定买卖合同中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问题的复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土地转让方未按规定完成土地的开发投资即签订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的效力问题的答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装修装饰工程款是否享有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的优先受偿权的函复附:合同法涉及之合同类型体系图。

3、(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的法官洪德琨、章毅,(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案的法官黄艳,(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案的法官陈妙容等人均全力支持小组长陈军民及其律师的主张,尽管陈永康在每一次庭审中指出律师熊启华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诉讼,然而律师熊启华总是能够代表小组出庭参加诉讼,法院总是“依法”作出裁判。通过对该541个案例进行梳理,总结了各地法院的裁判观点及裁判理由,以期揭示各家观点同异,促进法院统一“两头骗“案件的裁判规则,做到同案同判。嘉和泰案[最典民2008—3]和苏州广程案[最参(2009)民二终字第15号]裁判摘要都指出,行政行为应当作为法院认定合同是否有效的依据。



上一篇:交通肇事中关于先刑后民的规定

下一篇:非法集资案件中先刑后民原则的适用